三千万理财资金“爆雷” 基金公司老总开车撞客

发布时间:2019-02-09 14:50热度()我要投稿
分享到:
导读:今年1月18日,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检方对被告人周稷松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他被指控在去年11月20日驾车致人轻伤二级。 周稷松开车撞伤的,是四川绵阳商人杜碧海。据传他们俩关系密切,杜碧海曾在周稷松的四川海高财富

  今年1月18日,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检方对被告人周稷松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他被指控在去年11月20日驾车致人轻伤二级。

  周稷松开车撞伤的,是四川绵阳商人杜碧海。据传他们俩关系密切,杜碧海曾在周稷松的四川海高财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高财富)“投资”了1.1亿元人民币。

  杜碧海1月28日向上游新闻表示,自己在2018年先后将1.1亿人民币转账到周稷松个人账户“进行投资”,书面约定年收益15%(外加9%额外收益,实为年收益24%)。当年11月19日,他找周稷松协商归还其中到期的3000万理财资金,双方在协商告一段落后,自己在回酒店途中被周稷松开车撞伤住院。

  2018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郭树清曾提醒,“理财产品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很危险,超过10%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准备。”

  对于社会上流传的“黑社会大哥”的指控,当事人杜碧海显得十分委屈。“现在扫黑都进行好几轮了,真有问题公安机关早就把我抓了。”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海高财富在杜碧海的投资合约中,多项操作均涉嫌违反国家相关的金融管理规定。

  2018年11月20日凌晨,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与天府一街路口发生了一起离奇撞人案,让杜碧海在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躺了近两周。

  从2018年11月底到2019年1月末,上游新闻记者多次联系杜碧海了解案情,但杜碧海均予以拒绝。2019年1月28日,杜碧海同意和记者见面,地点选择在了周稷松曾经的办公楼——成都环球中心。

  杜碧海对上游新闻表示,自己和家人在周稷松99%控股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海高财富先后投资了近1.1亿元人民币。海高财富承诺,杜碧海和家人共计1.1亿的投资款项预期回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对外公开承诺的15%红利,另外一部分为周稷松承诺的9%额外收益,两部分共有24%的预期收益。

  杜碧海解释,自己从商多年,之前从事的相关投资的确可以达到20%以上的回报率。所以周稷松向自己承诺24%的投资回报率,经过考虑后,他认为这是可以实现的,加上早前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才进行了大额投资。

  2018年10月15日,杜碧海名下一笔3000万款项到期,于是到海高财富索要收益以及本金。杜碧海说,周稷松当时告诉自己,这笔3000万资金可能需要延期支付,“当时还没有和周稷松撕破脸,他提出延期我也就同意了。”

  杜碧海和海高财富方面均证实,海高财富方面在2018年10月15日当天支付给了杜碧海这笔3000万元的投资收益337.5万元,以及延期30天的收益60万元。上游新闻记者测算,9个月的理财年化收益率为15%,延期30天的年化收益为24%。

  杜碧海说,2018年11月15日,他再次来到海高财富位于成都环球中心的办公场所,要求周稷松兑现已经延期一个月的3000万投资款本金。周稷松表示目前仍然无法给付款项,但愿意抵押自己的股票给杜碧海作为抵押,杜碧海“因为处于合作关系”同意了这一要求。周稷松随即将股票账户的密码以及U盾、身份证等抵押给了杜碧海。

  11月19日,杜碧海发现自己掌握的周稷松的股票账户更改了密码,无法登录,他随即来到海高财富在成都环球中心17楼的办公室。杜碧海说,直到当天晚上7点,周稷松才来到办公室,双方开始协商还款事宜。周稷松仍然表示无法偿还款项,但愿意以抵押其他财物的方式偿还,随后他们就还款具体细节进行了磋商。

  11月20日凌晨2点,杜碧海、周稷松达成了初步的偿还协议,共同乘车离开了环球中心。

  成都高新区检察院经审查查明,2018年11月19日,杜碧海等人前往被周稷松位于成都环球中心的公司,要求周稷松归还相关款项。双方协商未果,发生争吵。11月20日凌晨3时许,周稷松、杜碧海决定离开。周稷松的驾驶员艾某驾车,搭载周稷松、杜碧海、周稷松秘书刘某三人离开环球中心。当车辆行驶至天府大道与天府一街路口时,周稷松提出自己驾驶并下车,同车人员下车劝阻。周稷松不顾劝阻,强行驾车前行,将秘书刘某刮倒在地。周稷松随即调转车头,撞向杜碧海,致杜碧海肋骨骨折,头顶部头皮裂伤和肢体擦伤、挫伤。周稷松驾车离开现场后,杜碧海随即报警,周稷松在20日当天6点接到警方电话通知到案。

  对于周稷松突然发飙开车撞人的原因,有关方面均语焉不详。海高财富事后在网络上发布材料称,双方协商期间,杜碧海威胁、侮辱了周稷松。但杜碧海对上游新闻称,他也遭到了周稷松方面的人身威胁。

  上游新闻记者从杜碧海提供的转账记录、合同文件中发现,杜碧海在2018年1月16日向周稷松的个人账户分三笔转账3000万;2018年5月7日,以杜碧海、杜碧海妻子、杜碧海女儿的账户向周稷松分别转账4000万、3000万和1000万,合计金额为1.1亿元。这些款项都是直接进入了周稷松设立在中国工商银行的个人账户,其中一笔转账的备注信息显示为“个人转款(借款)”。

  在2018年11月20日撞人事件发生后,海高财富在网络上发布新闻稿,引用海高财富员工的说法称,这3000万元是“杜先生借款给周的,利息已经提前给付至2018年11月15日。”

  但杜碧海向上游新闻提供了他和海高财富方面在2018年1月16日签订的一笔3000万元的投资协议——海高财富作为受托方,接受杜碧海的委托开设并帮助托管“年富利5号二期第三方理财货币型(基金)”,授权期限到2018年10月15日为止。这份协议特别约定,“任何情况下甲乙双方不得对本协议及账户情况进行泄密”。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杜碧海和海高财富的这份投资协议,是通常理解的“保本协议”,其中第六条规定:“如甲方(杜碧海)上述第三方理财货币型(基金)账户在授权托管期内发生亏损,由乙方(海高财富)承担该账户亏损额的全部责任”。

  这份近年来少见的高息保本投资协议,投资项目又是哪些呢?在这份协议的“授权托管权限”中列明,“乙方(海高财富)有权自由选择基金管理人进行货币基金投资理财”,货币基金成了周稷松承诺的至少15%收益的来源。

  投资协议第5页“代购汇及汇款授权委托书”中,杜碧海正式授权委托周稷松个人购汇人民币3000万并汇款,汇款对象则没有列明。协议的风险提示章节也披露,合同约定投资的“第三方理财货币型基金”结算货币为美元登记外币。

  杜碧海称,周稷松曾向他透露,他的1.1亿投资款都用去购买了一款在美国的货币型基金。所以他现在怀疑,自己的钱已经被周稷松转移到了境外。

  周稷松的公众形象良好。上游新闻了解到,周稷松出生于1972年6月,老家是湖北省赤壁市,1992年大学毕业,毕业后就在银行系统工作;1999年来到成都,2005年创建海高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周稷松担任四川海高财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控股99%,公司注册资本为4000万元。海高财富官网资料显示,周稷松为“知名独立经济学家”,“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第一位进入CMC集团的华人高级经理人。2006年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全球最优秀的职业经济评论员。”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周稷松曾多次以海高财富董事长的身份,前往成都某高校进行经济方面的讲座,赞助该校的运动会,出席纺织专业论坛等公开活动。2018年8月26日,周稷松还以“中国知名独立经济学家”的身份,同众多财经界权威人士一道,参加了在成都某财经大学举行的2018年中国产业与金融专题论坛并发表演讲。

  公开资料显示,周稷松作为自然人,目前持有某环保类公司价值约1.04亿的股票,在同海高财富有密切联系的合法私募基金公司——成都海志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持有196万股某*ST股票,市值约670万元。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信息,周稷松因故意伤害案被成都高新检方批捕后,成都高新区法院、双流区法院应相关当事人要求,对周稷松以及海高财富名下2422万元的财产和位于成都知名高档楼盘蔚蓝卡地亚的一套房屋进行诉前财产保全。

  一位律师对上游新闻记者介绍,他的当事人 因为和周稷松之间存在300万元的借款关系,因为周稷松逾期没有归还,在听闻其因故意伤害而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后,他们才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海高财富公司网站除今年1月30日发布休假公告外,新闻栏目中最新一条信息发布于2018年8月27日。上游新闻记者曾于2018年12月18日前往海高财富在成都环球中心的注册地址,发现这里已经是大门紧闭。

  2019年1月29日,上游新闻记者前往海高财富在成都川信大厦23楼的另一处办公地址。当天只有前台两名值班人员,对方在登记了记者相关信息后表示,目前她们不接受关于公司营运方面的任何采访,周稷松牵涉的刑事案件公司并不知情,随后要求记者离开。

  上游新闻记者于1月底,分别向周稷松参股的海高财富、成都海高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新疆新投海高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和成都海高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工商联系人拨打电话,试图了解周稷松涉及刑事案件对公司营运的影响,但上述4家公司均否认自己和周稷松以及海高财富有关,或表示对相关情况不了解。

  杜碧海向上游新闻透露,2018年12月24日,在海高财富占股0.5%的严佳红曾对他说,现在自己在海高财富内部没有做主的权力,“周总没有给我一分钱的权力。”严佳红表示,周稷松并不信任自己,没有让她参与海高财富的任何事情,只是让她负责接待客户,将客户的意见进行书面汇总,然后再转交给周稷松作决定。

  上游新闻记者致电海高财富后,数十名自称是海高财富客户的投资者拨通了记者的采访电话。除个别来电人让记者“不要管闲事”、“不要当杜碧海的拖儿以外”,也有投资者向记者介绍了他们在海高财富的投资情况和对周稷松的印象。

  客户张女士说,自己2008年就开始在海高财富进行投资,“这么多年以来,所有的投资回报都已经按期给付了。”另外一位客户袁女士也说,自己在朋友介绍下,2007年左右便在海高财富做投资。当时周稷松通过讲座形式,向客户介绍相关金融知识,逐渐让她对财经知识有了了解,“十年以来几乎每周都有讲座,我不从金钱上衡量周稷松,如果钱不能回来了,就当这十多年来的讲座学费了。”

  张女士和袁女士均表示,经过近十年来的接触,他们对于周稷松是十分信任的。不仅是因为这十多年来周稷松每年都会将受益转账到个人账户,而且周稷松十多年来的金融知识普及也让他们受益匪浅,“不论什么情况都愿意等周稷松出来,愿意等海高财富东山再起。”

  对于海高财富承诺给他们的收益率以及投资额、海高财富总投资人数及投资金额等关键信息,张女士和袁女士均表示不方便透露,或认为是海高财富的“秘密”。两位投资者均表示,海高财富给他们的投资收益,“肯定是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的。”

  据了解,2018年12月24日,大量海高财富的客户聚集在川信大厦办公地点。因为一位投资者宣称要跳楼,当地派出所接警后也赶来处理。

  四川当地媒体拍摄的视频资料中,一位身穿蓝色大衣的女性投资者表示,自己2018年把卖房子的200万元从银行取出来投进海高财富。“当时约定利率是3个月年利率6%,半年7%,一年8%,随存随取。”

  去年11月19日,蓝衣大姐提出用款需求,对方表示需要等周稷松签字才能取出,但第二天她到海高财富时,工作人员告诉她,周总被公安机关控制,她的200万本金及收益,无法转出。

  上游新闻记者在与海高财富投资者的沟通中,对方反复强调海高财富是合法的理财公司。袁女士称:“海高公司的讲座只在成都川信大厦讲,没有在全国进行,不然的话就是非法集资了,周稷松很注意这些诚信。”投资者们表示,他们目前只有一个要求:杜碧海出具对周稷松的谅解书,让其尽快回到海高主持公司运作。他们认为,杜碧海是一名“黑社会大哥”,不愿意对周稷松出具谅解书,目的就是为了“吃掉海高公司、吃掉周稷松的财产”。

  对于这样的指控,杜碧海显得十分委屈。他对上游新闻记者解释,自己早年曾因公共事务得罪过绵阳当地的一些人,所以社会上流传了他涉黑的说法。“现在扫黑都进行好几轮了,真有问题公安机关早就把我抓了。”

  对于“想吃掉海高公司”的指控,杜碧海说,他自己名下公司都是实业公司,账目下都有土地和资产,“我不会看得起这种空壳公司。”

  金融专业人士郑峥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杜碧海目前提供的3000万投资协议存在多处疑似违法的地方。按照相关规定,无论什么情况,自然人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投资理财的资金,都不可能也禁止直接转入其法定代表人的个人账户。

  郑峥分析,杜碧海签署了同意周稷松将3000万元人民币换成外汇并汇款进行理财,这一行为就涉嫌严重违反我国的外汇管理规定。杜碧海和周稷松签署的协议显示,将至少1.1亿人民币资金转移到境外进行投资所谓“年富利5号二期第三方理财货币型(基金)”。我国法律严禁以个人名义购汇进行境外投资。如果杜碧海的1.1亿元购买了境外理财产品,周稷松只能以“地下钱庄”的形式向境外汇款。根据最新司法解释,周稷松的行为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

  昨日(1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资金跨国(境)兑付是一种典型的变相买卖外汇行为,实施倒买倒卖外汇或者变相买卖外汇等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将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经营数额达到二千五百万以上的,司法机关将按“情节特别严重”进行处罚。

  其次,郑峥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仅从字面意义上来看,全世界的货币型基金都是“低风险低收益”的投资标的,一般来说是用来中和投资风险的项目,普通民众熟悉的“余额宝”实质就是货币基金,无法想象其收益率会达到15%的天文数字,这其中是否构成另外的欺骗也值得关注。

  根据杜碧海的说法,他和周稷松约定的收益率为24%。但即使只按照书面约定的15%收益率来说,这对近年来的国内正规银行的私人理财也是天文数字。郑峥透露,目前市场上保本理财较少且资金要求较高,“千万元级别的资金收益率也只有8%左右,15%想都不敢想”。

  一名不愿具名的金融方向专业律师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海高财富的相关产品,现阶段没有证据显示其在金融管理部门有备案,而且通过宣讲会形式进行公开宣传,还承诺相关资金“保本付息”,面向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有违法犯罪的嫌疑。

  2018年6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郭树清在上海“2018陆家嘴论坛”上表示,“理财产品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很危险,超过10%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准备。”

本文标签:资金理财
声明:此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网站所有。(责任编辑:admin)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每日上新
业务咨询/广告合作/链接交换请联系QQ:99887766
友情链接

[链接申请][全部链接]

关于我们
友情提示

财富天下网友情提示:
投资有风险,咨询请细致,以便成功加盟。
(多打电话、多咨询、详考察,可减低风险。)

广告合作

广告刊登:QQ98888888
客服热线:139 9999 9999
媒体合作:138 8888 8888